面對爵士當家小前鋒Andrei Kirilenko「不惜一切代價只為離開爵士隊」的言論事件。身為一個爵士迷、很難像其它看球者一樣、用三言兩語把新聞複述一遍再隨己意開個兩槍就算完事。但身為一個爵士迷、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把話悶著不講、實在也太說不過去。 

於是我打算從這個新聞事件之詮釋開始著手,趁機把Kirilenko在爵士的淵源娓娓數它一遍,最後再以我個人對此一事件的感想做結。就算Kirilenko真的與爵士的緣份已盡,至少,也要替我們爵士迷自己、留他一個「存在的證明」。
 
爵士當家小前鋒Andrei Kirilenko上週二在俄國一家媒體(Sport Today)撰文發表欲離開爵士隊的言論。
 
當然這個言論出來得很巧妙,剛好是在Kirilenko率俄羅斯國家隊奪得歐洲籃球錦標賽冠軍的後兩天,Kirilenko本人尚獲選為該場賽事的MVP。他在那篇文章再次表達奪冠的喜悅,以及對國家隊總教練Blatt的感激與推崇;然後話鋒一轉,轉到爵士總教練Sloan身上,他承認Sloan教練是個傳奇教練,但亦直言Sloan的方法不適合他,他認為Sloan從激勵球員的手段乃至於戰術系統、都與他整個不對盤。
 
        而從Sloan開始,他將不適應的對像擴大到整個爵士隊,他認為他領那麼大的合約,卻沒有相應的貢獻,也沒有得到與此合約相符合的尊重,於是表達出想離開爵士隊的意願。

 
到這個階段為止,他話還說得很客氣,從球風、貢獻、以及「個性不合」下手。在這個階段他表達出來訊息是:既然球隊給了他大合約,表示球隊很需要他,但是球隊的實際作戰的時候卻沒有如合約所暗示的那樣重用他,連帶使他表現全面下滑。
 
而更不巧的是,在他如此低潮的時候,爵士隊卻打了個自他入隊以來最成功的球季,於是他開始疑惑於自己在球隊中的定位:明明在「帳面上」他是老大,但實戰上並不如此,而他這個全隊最高薪球員無論打得好與不好,球隊戰績都一直相當好。
 
        這使他開始懷疑自己,喪失自信,再加上Sloan教練激勵自信的方式又與他的個性截然不合,於是十分迷惘而痛苦。這樣的痛苦,他曾在四月份時表達過一次,在當時也曾一度引起討論,不過隨著季後賽的到來,他場上表現亦有復甦跡像,於是這個話題也就暫時終止了。

 
然而在這個夏天,他率領俄羅斯國家代表隊勇奪歐錦賽金牌,本人還獲得MVP。也就是說,他在一個他很滿意的教練手下,獲得他很滿意的定位,然後打出他很滿意的表現;於是這似乎使得他對他在爵士的處境有了新的看法:
 
原來我還是很強的嘛!只要教練對了,戰術對了,環境對了,我依然可以威風八面。再看看爵士,那麼原來我在爵士打不好不是我的問題,而是爵士的問題了,對嘛!我就說Sloan的帶隊風格總是怪怪的,原來我表現不好不是我弱,而是爵士不會用我啊!
 
(而且,Sloan只會用我不好的表現激我,我當然越打越沒信心。再看看咱俄國隊的Blatt教練,多會帶啊!尊重我,讓我當主將,激發我百分百的實力,當然我們獲得成功啦!)
 
        於是Kirilenko自此更加堅定地認為,問題不是出在他身上了,而爵士隊如果真的看重這分大合約,理應要「幫助他」讓他的表現符合這份合約的價格。於是這就是他在訪談中一再強調的:他既然領全隊最高薪,應該要有符合這分薪水的貢獻。(言外之意是:你爵士肯用大錢簽我,為何不肯用心捧我?)

 
現在(他認為)爵士系統降低了他的貢獻,他從而不斷強調高薪這點,似乎意在期待爵士隊能看在他這分「主將的保證約」份上,為他營造更多更適合他的戰術調整。這樣一來(根據他在俄國隊的成功經驗),他既能打得威猛,球隊戰績也會很好(看看俄國隊在歐錦賽的成功經驗嘛)。
 
所以他認為的「幫助」,說穿了就是對他的「尊重」。或者說白一點,就是對他的「高薪」的尊重,他並希望這分尊重能落實到球賽運作中。
 
再說白一點,就是他認為領最高薪者就是主將,而球隊有責任幫助主將脫離低潮(況且他還認為他的低潮是因為配合球隊戰術所致),而球隊幫助主將的方法,便是為他量身打造戰術,換言之就是讓他當老大,而,老大不就是主將嗎?
 
        所以Kirilenko覺得很委屈,他認為他被「期待」有主將的表現,然而卻未曾得到主將應有的「支援」。

 
關於這點,我個人的看法是,Kirilenko的誤會大了。他過度地把「自己」與整個「爵士隊系統」給「對立」起來,而隱隱給人一種他要求管理階層「選邊站」的意味。
 
當然我相信Kirilenko本意絕非如此,但是他總把自己想得太委屈、總把自以為的受壓抑與受迫害形象給誇張得太深,導致他若越闡明自己與爵士系統之不合,就等同於越逼使主事者做出全面性的抉擇。
 
我個人認為,他這樣做是很不智的,甚至他可能太著眼於自己鬱悶的點,而越走越偏了。
 
事實上,Kirilenko與爵士系統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麼」不合,Sloan教練的風格也沒有如他所感受的「那麼」具侵略性。只是他早有潛在卻不敢明言的鬱悶,而經歐錦賽洗禮後他「更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了」。兩相激蕩下,他的思慮越來越鑽牛角尖,話越說越滿、越說越收不回來,只好一直強調那個「雖有問題,但問題不是那麼大」的戰術點以圖自圓其說。
 
        最後強調過了頭,收拾不了,終於搞成「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慘烈地步了。而這,是他首次開砲兩天後的事情。

 
兩天後,即上週四,Kirilenko接受另一家報紙(Sport Express)專訪,再度重申此一命題,不但娓娓道來其離開爵士的諸般理由,尚且用凌厲的砲火展現其為達此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價的決心。
 
而這一回他切入的點是比較「實務層次」的,他大概是終於查覺到,他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把「自己」與「爵士系統」給過度二分到「誓不兩立」了,這發展恐怕他也是始料未及,他原意或許只是想平靜地告訴大家「他與爵士系統不合,於是他想走人」,沒想到竟然演變為「他在詆毀爵士系統、以及爵士系統之主導人Sloan教練」的感覺,因此使得他原本很理性的分手表達,變成「摔東西搶小孩鬧上吊只為搞離婚」的低級戲碼了。
 
        於是這個階段的實務層次便相當明顯了,Kirilenko的形象開始淪落成「因為受不了Sloan的嚴格要求於是哭著想走的草莓」,而且還是全隊最高薪的昂貴草莓,前述他用來與爵士當局「談判」的好籌碼:「合約」,在此則一變成為他受人攻擊的把柄了。

 
Kirilenko原本挾合約發言說:既然你給了我大合約,你理應尊重我;此話原本有理,但他反覆強調得太過頭了,使得現在的情勢轉變為:你 Kirilenko既然拿了人家那麼大的合約,理應要更加要求自己上進吧!人家看得起你,你也要對得起別人,而不是拿了大錢還嫌東嫌西,太不知好歹!
 
因為這意外的情勢丕變,使得Kirilenko進入所謂「承諾升高」的認知失調了:好啊!你跟我吵合約的事是吧?(他忘了先拿合約出來說嘴的是他自己)那我這合約不要了總行吧!
 
對此,Kirilenko本人的措詞是:「去年,我和Sloan有過一場談話。當時他說:“如果你不喜歡我訓練你的方式,你隨時都可以放棄跟爵士的合約”。而這,就是我現在做的!」

 
總之他宣稱他寧可放棄他現在的大合約,也不願為爵士打球,亦即,只要能離開爵士隊,不管是交易也好、零元買斷也好、就算不能在NBA打球也好,他都願意!
 
事實上,也許他自己也知道事情搞得那麼僵,爵士多半不會順他的意將他好好交易,於是在訪談一開始在被問到他最理想的效力對像時,他說他最願意回到他祖國俄羅斯打球,甚至歐洲其它地區,他也都不排除。
 
接著被問到因為歐洲諸國、包括俄國、皆屬於FIBA體系,而FIBA與NBA有相互承認對方合約的協定,於是只要他與爵士有約在身,他的理想就無法實現。
 
此時,Kirilenko才脫口說出這驚人之語:「我準備放棄它。它在 NBA裡都算很多錢,但那又怎樣,或許這筆錢可以去付給其它球員或做其它用途。」
 
此語一出,眾皆嘩然:原來Kirilenko與一路帶他進NBA、一手養他進明星賽、一口氣給他頂級約的爵士隊竟有此深仇大恨,寧願捨未來四年共六千萬美元的銀票不要,而硬是與爵士「不共戴天」!

 
我個人則認為,這是真性情的Kirilenko又一次情緒激動而失言了。他純粹只是想表達他打算離開爵士隊的「決心」,沒想到話說出口卻變成了他對爵士隊的「仇恨」;就好像當初只想說他「不適合」爵士隊,卻被他說成好像他「厭惡」爵士隊一樣。
 
這樣一來事情愈發不可收拾,原來同情Kirilenko的爵士迷們,沒想到卻親耳聽見自己最喜愛的球員在「攻擊」自己最喜歡的球隊,而使得同情轉為保留:其中理智一點的會說他們「理解」Kirilenko的感受(然後就不再往下多談了),而重感情一點的要嘛是痛心疾首地火爆抨擊回去、要嘛就是像看到父母鬧離婚的小孩一樣、無奈地悵然若失了。
 
奈何事情不可收拾,但還是非收拾不可,至於有哪些能夠勉強收拾的可能?我們下回再說。
 
(未完待續)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sirislai
  • 我想 AK47 與隊友相處的情形不佳 也是很大的問題

    但他似乎沒有考慮到球迷的感受 是比較不好的

    但 "爵士隊" 的球迷跟喜愛他的球迷對這件事的看法似乎有很大的分歧
  • 我認為AK表達方式欠佳的發言,
    才是造成"爵士迷"與"AK迷"看法南轅北轍的主因,
    AK的表達技巧不是很高,他(不小心地)處處把自己和爵士隊給對立起來,
    等於隱然迫使管理階層與球迷們"選邊站",
    莫名其妙就被二分,這才是我對這次事件感到最不舒服的一點.

    Actus 於 2007/09/26 15:50 回覆

  • jasonshu
  • 雞李嫩雞

    Actus 分析的真好!推一個!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很多人誤解了 AK 的本意.......
  • 傑生叔真是過獎了!
    其實這也只是我個人的意見啦.

    或許是我為人鄉愿,彷彿只有這想,才能讓既喜歡爵士又喜歡AK的球迷好過一點...

    Actus 於 2007/09/26 2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