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隊前鋒Kirilenko公開對球團提出幾近於「撕破臉」的交易要求,使得局面變得不可收拾。但不管怎麼說,總還是非收拾不可;雖然現階段看來,要得到雙贏的結局,恐怕是難如登天了。

當然NBA也不是沒有撕破臉之後重修舊好的前例,但就算此事被搓湯圓搓掉,Kirilenko待在爵士隊其本質的難題仍然沒有解決:
 
他在媒體上炮火全開,雖然看似絕決,但基本上是說的人不小心越說越火大,而聽的人乍聽之下火更大,屬於情緒與解讀方面的誤會,等到情緒過去,有重量級人物出來緩頰,兩邊摸摸頭,再打個官樣文章,就算過去了,還算好處理。
 
難處理的是Kirilenko在此次事件上身兼「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雙重微妙身份、則隱隱透露出爵士與Kirilenko之間確實有個打不開的結。
 
這個結盤據在Kirilenko心中,但繩頭卻不知道拉扯到了哪裡。爵士隊認為為Kirilenko偷偷把繩頭掐住,卻驟然拋出此結,簡直不可理喻。而Kirilenko或許認為,他給過爵士隊「幫助他」解開這結的機會,但爵士的「相應不理」反倒使得此結更快打死。


於是,雖然可以勉強試著把這個結藏在感受不到的地方,但誰也說不準這個結什麼時候會再滾出來,而滾出來的途中,往往越纏是越大。
 
所以現在面對這個死結,理論上只剩下三種各有利弊的方法:
 
第一是冒著結越打越大的風險、想辦法將它隱藏起來。也就是找一個大家都下得去的臺階,讓Kirilenko繼續為爵士隊效力。這,或許是最難的一條路,但卻是最有可能發生的。因為爵士失去Kirilenko會很慘,而如果爵士決定翻臉,Kirilenko會更慘,以此為基礎,其實雙方很有搓湯圓的空間。
 
第二是把這個結還給他的主人,爵士清空自己的雙手、以示自己與此段繩頭毫無關係。換句話說就是讓Kirilenko離隊,看看究竟是爵士誤了你,還是你自誤?
 
離隊有兩個方法,一個是交易,一個是買斷。
 
交易可能是最「簡單」的做法,但是其可能性與其簡單度其實完全不成比例。這個時間點上越做得出來的交易,肯定是越爛的交易,爵士沒有必要為了脫手Kirilenko而委屈自己。前面說過,爵士有翻臉的本錢,如果真要認賠殺出,也是翻臉之後的事了,所以做爛交易的可能性很低,比翻臉低。


至於買斷,目前輿論是傾向「不相信」Kirilenko真會如他所說寧願放棄他四年六千萬的大合約,但就現實層面來講,這確實是Kirilenko要離隊最「有效率」的方法,如果他真的鐵了心提出放棄合約的要求,對爵士可能還算是個不錯的處理方案,縱然不賺,至少不賠。除非,爵士決心整他,也就是翻臉,也就是第三個方法。
 
第三就是亞歷山大帝的方法,一劍把這死結揮為兩段。不能成為世界之王無所謂,我就是要讓此結從世上消失。
 
對Kirilenko不處理,也不使用,不交易,不買斷,也不令上場,其實這是一種非常賭氣式的報復性措施,但在NBA也不是沒有先例,其實主要用意並非「讓當事人好看」(但到了這地步,也已經不把當事人當自己人了),而是避免那些想趁火打劫的球隊乘虛而入。
 
這算是球隊的一種姿態,宣稱就算玉石俱焚,也不會做出令球隊虧損的舉動。(事實上Kirilenko除非不來報到,否則將之冷凍還是必須支薪,長久下來依然是虧損)另外這也是一種預防措施,告訴世人我們球團不是好欺侮的,如果將來還有人有任何不滿,也請別向老前輩Kirilenko一樣鬧到不可開交。


當然,以上可以說都是以相當不帶感情的角度去看待這次的事件,然而以一個爵士迷的角度,看到事情鬧到這步田地也實在令人感嘆欷歔。
 
再怎麼說,Kirilenko是目前爵士所有球員中待在爵士最久的,也曾經以一己之力在爵士最慘澹的時候帶來活力與希望,為當時差點就要「一無是處」的爵士隊撐起半片天,甚至可以說他是連結Stockton與Malone時代的「傳奇爵士」與今天重返強隊之林的「新爵士」之代表橋樑也不過。
 
這一切,還是讓我們從頭慢慢說。


那是西元1999年的事情了。前不久(1997與1998年),爵士才剛與芝加哥公牛隊連續在總冠軍戰廝殺了兩年,不幸連續兩年皆於勢均力敵的慘烈對戰中落敗,轉眼間來到1998~1999球季。
 
這個球季是個多事之秋,季初曾經因為NBA勞資糾紛而演出停賽風波,最後幾經協調之下重新開賽,但時序上已經晚了許多,不得已只好縮減例行賽的場次,從82場改為50場,史稱「縮水球季」。
 
縮水球季另外一件大事則是公牛隊的當家球星Michael Jordan再度宣布退休(也是他令人眼花繚亂的三度退休中的第二次),各界於是普遍看好早已是聯盟最頂級勁旅的爵士隊為冠軍呼聲最高的人選。


果然爵士不負眾望,以33勝17敗的戰績與馬刺隊並列全聯盟戰績最佳球隊,當家大前鋒「郵差」Karl Malone還獲選為年度最有價值球員(MVP)。爵士的一切是那麼欣欣向榮,挾著騰騰氣勢進入季後賽,沒想到卻栽了個大跟頭。
 
季後賽第一輪遇到第八種子國王隊,當時國王隊的看板球星是號稱「最會傳球的長人」的Chris Webber,而他得力搭擋則是外號「白色巧克力」、一手花式傳球出神入化的Jason Williams,這對大前鋒與控衛的組合,剛好與爵士隊當家的Karl Malone與John Stockton隊型一致,因此這輪比賽頗有世代交替的意味。
 
當然,最後結果是爐火純青的爵士搭擋擊敗了火侯不足的國王搭擋,但爵士意外地在這一般預料可以輕騎過關的系列戰中陷入苦戰,最後非常艱辛地3比2驚險獲勝,連續兩年打進冠軍賽與天下為敵的霸氣頓時被消磨不少。
 
對此,一般評論家的看法是,以老將為主力的爵士隊,受到了「縮水球季」的影響,往常習慣的調整節奏被打亂,在強度較一般的例行賽尚能應付,但到了密集且高緊張度的季後賽,調整不及的後遺症便於是顯現,導致在第一輪被國王隊嚇出一身冷汗。


待得到第二輪,遇上年輕力壯橫練打法的拓荒者隊,爵士神射手Jeff Hornacek高齡一百零七歲的膝蓋首先經不起對手青春肉體的摧殘,再加上原本王者之師的氣勢已沮,最後以4比2非常黯然地結束這個雷聲大雨點小的球季。
 
帶著這股即將日暮西山的不祥氣息,與莫名其妙到令人想撞牆的遺憾,爵士隊投入了1999年的選秀,在第一輪第24順位選中了這位來自俄羅斯、當時年僅18歲又4個月的年輕前鋒Andrei Kirilenko,破了當時有史以來被選中的非美國籍球員中最年輕的紀錄。
 
附帶一提,爵士隊現役得分後衛Gardan Giricek也在那年的選秀中,他是在第二輪第11順位被小牛隊選中,而這位來自克羅埃西亞的射手,也是目前爵士隊陣中地位最不穩固的球員之一……


話說回這Andrei Kirilenko,俄國人,1981年2月18日出生於「蘇聯」的Izhevsk。該地位於莫斯科以東一千一百多公里,正是聞名全世界的「AK47」步槍之出產地。而Andrei Kirilenko、這位背號47號的球員,從小就因體格出眾,而被送到專門訓練體能與體育活動的學校培養,為他全場飛奔的能力與體力奠下紮實基礎。
 
1996年的時候,他加入聖彼得堡的Spartak籃球隊,打了兩年。附帶一提,Spartak隊也正是今年前爵士中鋒Rafael Araujo即將前往為之效力的球隊。
 
與Kirilenko不同的是,Araujo大學時代便是猶他當地球星,他非常希望能繼續留在爵士隊效力,但爵士今年以保證約簽下了來自烏克蘭年僅18歲的新人中鋒Kyrylo Fesenko,使得Araujo在隊上(乃至於在NBA)無立錐之地,只得黯然赴海外打球,而正巧加入的便是前隊友Kirilenko年輕時的母隊。
 
兩年後,即1998年,Kirilenko轉至莫斯科的中央陸軍隊,即一般所稱的CSKA。加入第一年,就幫助CSKA奪得俄羅斯超級聯賽的冠軍,並入選俄聯賽明星隊,也就是在這個球季結束之後,被爵士隊以第24順位選中。

不過他並沒有馬上來爵士隊報到,他繼續留在俄國為CSKA效力了兩年,曾以13分、11籃板、10抄截的表現,成為歐洲聯賽史上第一位達成「大三元」(三個雙位數數據)的球員。
 
2001年8月10日,千呼萬喚始出來的Kirilenko終於翩然來到鹽湖城,與猶他爵士隊簽下了制式的第一輪新人保證約。
 
在Kirilenko加入的前一個球季,爵士最大的事件乃是神射手Jeff Hornacek的離去,他在西元2000年的休季期間,帶著107歲的膝蓋以及年度罰球王的頭銜自籃球賽場上退休了,使得那年年被嫌老、卻年年不顯老的爵士三老,真的終於缺了一角。
 
頂上得分後衛位置的是另一名老將、身高僅6呎3吋的John Starks。這段故事在前幾篇「爵士射手傳統」中已經說過了。總之這段時間的爵士,名將不斷老化,老將不斷堆積,而綠葉依然嫩綠,新血則不見血色,雖然在名人堂級的傳奇球星Stockton與Malone帶領下打出了53勝29敗相當不錯的成績,但在季後賽時這青黃不接的疲態盡露,在第一輪就血戰五場,最後以2比3被新興強權達拉斯小牛隊給淘汰,又結束了一個、乍看充滿希望、實則白忙一場的空虛球季。


爵士隊此時暮氣漸深,有謠言說一代傳奇控衛Stockton曾在比賽隔天的早上抱著劇痛的膝蓋表情痛苦而起不了身,而傳奇大前鋒Malone不滿意爵士球團的補強動作,在隊上頻耍大牌,而鐵血教頭Jerry Sloan則一如往常地,總是會被小部分隊員埋怨為過度嚴厲,難以溝通(嘿、有沒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
 
關於這Sloan教練如何十數年如一日地被部分球員抱怨、以及在那個年代抱怨Sloan的到底是何方神聖?我們下回再說。
 
(未完待續)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sirislai
  • 對拓荒者那年是我高三的時候.....

    第六戰之後隔天完全不想去上學...

    忘不了馬龍血戰Grant的畫面....

    以及Bonzi Wells的單打......
  • 對啦!就是這個Bonzi Wells,
    還有那個陰魂不散的皮本,看得我是牙癢癢!

    Actus 於 2007/09/27 02:44 回覆

  • Loj
  • hmm 小王子的照片代表交易嗎?
    以下是活塞迷的怒吼 吼~吼~
  • 是代表對交易來小王子的渴望啊~!

    Actus 於 2007/09/28 16: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