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回說到猶他爵士隊在今年夏天新簽進了控衛Ronnie Price。這Price的老家在德州,但其實也算是出身自猶他,蓋他乃畢業自猶他州山谷大學的校友。


爵士其實一直以來都對他非常有興趣,不過當他投入選秀卻落選之後,並沒有加入爵士,而是以自由球員的身份與開價較高的國王隊簽約。然而他在國王隊的兩年,表現實在是乏善可陳,總共只出賽了87場,平均一場只上8.2分鐘、得2.9分、傳出的助攻還不到1次。
 
不過他的特色在於體能勁爆,骨架精實,曾經狠狠在爵士當家大前鋒Carlos Boozer頭上灌過一籃,技驚四座。據說防守意識也不錯,至少有願意賣力防守的心態,如果對手陣容比較瘦小的話,他甚至還能對位到得分後衛而不吃虧。


就這樣,爵士迅速地補齊了第二與第三號控衛,而使得徒然領著非保障約的Dee Brown陷入非常尷尬、甚至有點殘酷的境地。他的活力與激情照理來說會爵士隊難得的資產,不過爵士隊卻棄之如鄙屣,只差沒有明說了。
 
即便如此,Dee還是按照原先的承諾,巡迴在猶他與愛達荷等地支援爵士隊的親善活動,或許他自己已經深知他無法再待在爵士了,於是把這個活動,當做與喜愛他的球迷們的最後一次歡聚、然後好好道別。
 
道別後關於Dee的下一個消息,已是幾個禮拜後,他被公鹿邀請去測試。不過一般認為公鹿這個動作只是做給前面說過的那位Charlie Bell看,告訴Bell不要拿翹、如果簽不成Bell、他們公鹿還有許多選擇、如此而已。
 
果然,不久後,熱火便開合約給Bell、而Bell接受、然後公鹿跟隨合約,於是留下了Bell。導致Dee在NBA的最後一點希望終於正式宣告破滅。


而在兩個多禮拜以前,Dee跑去與土耳其職籃聯盟的Galatasray簽約。他的NBA生涯,暫時宣告中斷。為此,Dee還是不改一貫的樂觀本性,他說他知道有很多NBA球探在關注那個聯盟的比賽,因此他仍在NBA的眼界之中,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還是很有機會重返NBA的。
 
對於這點,我們球迷除了佩服他的豁達以外,同時也很懊恨為何爵士隊竟然會放掉這樣一個充滿正面特質的人物。而這,還是要屬他的死黨Deron Williams的說法為最佳,Deron說、他不難過Dee沒辦法繼續在爵士隊與他並肩作戰,他難過的是像Dee這樣一個好球員在NBA竟然無立椎之地!
 
理應有立椎之地而卻搞到乏人問津的爵士球員還有一位,就是今夏另外一位受限自由球員Rafael Araujo。


外號「Hoffa」的Araujo原籍巴西,不過卻是猶他州楊百翰大學的畢業生,還是個虔誠的摩門教徒。在大學時表現可謂呼風喚雨,他強壯、拚命、走的全是直球勝負的正統中鋒風格,著實威風過一把。因為他的威猛表現,使得他在2004年選秀會時被暴龍隊以高於他身價的第8順位選走。
 
不過據說暴龍隊在選他之前根本沒有親自找他來測試過,而只是看看他的錄影帶以及大學數據就挑了他,原本的目的是為了找一個能夠與暴龍隊主將、明星大前鋒Chris Bosh搭配的禁區球員,誰知道後來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坦白說Araujo在大學時表現雖然不錯,但其實並不值第8順位這麼高,因為雖然他的優勢亮眼,但其缺點也很致命。他強壯、但是笨重,特別是到了高強度的NBA比賽中,他的速度與靈活度已是落於下乘不說,甚至連反應都慢人家好幾拍,籃板球從他頭上飛過去、他跳不起來;對手單打他、他反應不及,等到突然醒悟時,趕緊動手,卻又被吹了犯規。
 
在暴龍隊兩年,無甚特殊表現,倒是自信被摧毀得差不多;沒有留下什麼值得一書的紀錄,倒是掙得了個「會走路的犯規」(walking foul)的名號;終於在2006年的夏天,暴龍隊決定放棄他,將他送來爵士、換回爵士2004年的第一輪新秀Kris Humphries。這段故事,在前幾篇「三年一嘆」中已說過,在此就不贅述。
 
總之這Araujo回到曾經風光過的猶他地區,人是看起來開朗一點了,但是球技始終沒有開竅,再加上年紀已經不小,早已過了NBA球員成長的精華期。在爵士隊一年,上場時間與機會都銳減為在暴龍隊時期的一半,甚至比前面說過的Dee還不被重用。


Araujo的優點,是擁有正統中鋒的身材,以及一身橫練的肌肉,再加上旺盛的鬥志以及永不服輸的好勝心,其實應該很有機會在籃球場上打出一片天。但前面說過他動作與反應的遲緩,常常令他把力量用在不合時宜的地方。
 
例如他曾在代表巴西隊參加國際比賽時、與代表土耳其隊的爵士現役中鋒Okur在下榻飯店的大廳當眾扭打。還曾在夏季聯賽時、因為老鷹隊的潛力新人Marvin Williams衝撞他而得分,他於是順勢一倒、順手拉了Marvin一把,沒想到這麼一拉竟然把Marvin給來了個過肩摔,當場被逐出場外。
 
於是Araujo雖然偶有佳作,也是隊上練球最勤奮認真的,勤奮認真到了簡直「刻苦」的程度,但他的努力也沒有得到回報,縱然擁有那麼好的條件,卻始終得不到相應的能力與表現。


Araujo成為受限自由球員後,也是門可羅雀,悽涼冷清。特別是爵士隊還「喜新厭舊」---與來自烏克蘭、年僅20歲的長人Kyrylo Fesenko一口氣簽下三年合約,等於也是宣告Araujo在陣容中出局了。
 
最後他跑去與俄羅斯籃球聯賽、聖彼得堡的Spartak隊簽約,很巧地這隊正是爵士小前鋒Kirilenko年輕時的母隊,這些我們前面幾篇都說過了。
 
說到這Kirilenko在九月底時曾表達欲離開爵士隊的強烈意願,倒是五天前仍舊依約回來報到了,關於這點,我們下回再說。
 
(未完待續)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sirislai
  • 以後再也看不到 Araujo 在板凳區甩毛巾的樣子了
  • 可以在俄羅斯看到.XD

    Actus 於 2007/10/04 16: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