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隊名單上14名球員,來自歐洲的就有4位。雖然只有四位,但其中有明星,有綠葉,有主將,也有新兵,迥異的文化與風格,意外地為嚴謹的爵士隊帶來多彩的面貌。而這回,我們將從最菜的講起。


在今天(臺灣時間12月1日)這場對湖人的比賽中,爵士隊來自烏克蘭的二輪新秀中鋒Kyrylo Fesenko終於正式在NBA比賽中亮相,球季進行到此17場比賽,爵士名單上登錄的14名球員終於全數出場過了。
 
這Fesenko雖然才第一次出場,就一口氣上了17分鐘,投5中3得了6分,還抓了7籃板,如此亮眼表現令人驚喜,但卻不令人意外,其實早在夏季聯賽之時,Fesenko就展現了其巨大的能量與活力,甚至還號稱是爵士隊史上速度最快的七呎長人。嗯……說實話其實這點並不算什麼,因為爵士史上除了一代鍋神Mark Eaton以外,也沒有什麼其它像樣的七呎長人了……
 
對了附帶一提,爵士隊曾經請這位Eaton回來單獨指導過Fesenko,不過Fesenko這位天兵很誠實地說他不知道Eaton是誰……


總而言之,重點是Fesenko才廿一歲,潛力巨大,同時卻也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實力、以及在爵士隊打球最重要的、拚勁。於是球團見之大喜,一口氣與他簽下三年保證約,這對於他一個排名第二輪第八順位的新秀來說,是條前所未見的豐厚合約。
 
不過爵士雖然一口氣以三年約將他綁住,卻也並不期待他能立即為球隊帶來貢獻,球隊一貫的計劃就是把他先放到發展聯盟的猶他閃光隊去磨練一下。總教練Jerry Sloan說得好,他說他個人很喜歡看到Fesenko在場上的感覺,但Fesenko本人確實有許多技藝仍相當粗糙。
 
所以在熱身賽時Fesenko的上場時間尚能與老經驗中鋒Jarron Collins不相上下(甚至許多時候順位尚在Collins之前),但當正式比賽開打後,Fesenko便瞬間失去了舞台,主力替補中鋒還是交給Collins來頂,而到得後來,就連Collins的時間也都緊縮了,更多時候是讓大前鋒的主力替補Paul Millsap來一口氣頂替禁區兩個位置。


不過在這場對湖人的比賽,原本的先發大前鋒、目前暫居聯盟得分榜第三名的Carlos Boozer扭傷手右腕(其實他早在上一場對七六人的比賽上半場快結束時就扭到了,但還是撐著回來在下半場又得了14分),外加原本的先發中鋒Mehmet Okur在同樣也是那場對七六人的比賽中之第三節因為背傷復發而退場,如此傷勢,導致前場兩位主將雙雙在今次對湖人的比賽裡缺席,亦使得大前鋒與中鋒位置上的主要替補Millsap與Collins不得不雙雙被擠上先發。
 
於是在此前場戰力吃緊的情況下,造成了兩個現象:
 
一個是全能前鋒Kirilenko上場時間高達將近41分鐘,並且奪下20分、11籃板、11助攻的「大三元」表現,還外加6抄截與4火鍋,僅僅只差一火鍋,就能達成比「大三元」更恐怖的全能指標「五個五」,簡直令人不敢相信這位就是曾經因為在隊中定位不明而一度沮喪欲離隊的那位Kirilenko!


當然關於Kirilenko的成功被安撫與復活,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說。
 
這邊再說回這場比賽前場戰力吃緊所導致的第二個現象,對,就是Fesenko終於有機會在正式NBA比賽登場,並且初生之犢不畏虎,略顯生澀但豔光四散的表現,令中鋒老大哥Collins是整個兒地黯然失色了。
 
  在此之前,Fesenko在NBA可說是沒沒無名(其實在此之後他也還是沒沒無名啦…),大概只有死忠爵士球迷、以及國外少數從他投入選秀前就一路看好他的球評注意到他的潛力。而球評界中,當以Steve Kyler最為Fesenko的死忠支持者,他不但在自己的分析報告上為Fesenko說盡好話,甚至還興奮地打電話與其它的球評朋友們對此大談特談。HOOPSWOLRD的寫手Joel Brigham,就曾經提過這件事,當然,Brigham似乎是有受到這強力推銷的影響,也將Fesenko列為年度十大最有趣新秀之一,也是上榜者當中唯一的二輪新秀。


    
  關於Fesenko的來歷還有一點要補充,他事實上是今年第二輪第八順位被「費城七六人隊」選去的,對,就是那個害我們爵士在一場比賽中折損兩位大將、導致Fesenko才能在隔場比賽中亮相的那支七六人隊,不過卻在選秀的尾聲,無預警地與爵士隊交換了第二輪第廿五順位的Herbert Hill,此項交易的詳情、例如是誰提起的?是先講好的還是臨時起意的?是爵士比較想要Fesenko還是七六人比較想要Hill?諸如此類細節,至今仍未公開。
 
說到這Hill,雖然順位極低,但仍是一名好用的中鋒,在熱身賽時雖然平均每場只出賽9分鐘,卻能抓下4.2個籃板,是個有績效的好球員,可惜不久後他的左膝蓋嚴重受傷,復元之路可以說是十分漫長。


        說回這Fesenko,他有個暱稱叫「Fess」,雖然極菜,但卻已是隊上的開心果,雖然沒有上場,但是關於他的花絮卻最多。
 
因為同樣說俄文的關係,Fesenko一入隊就與前鋒Kirilenko結為好友,據說已經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其實形影不離也是不得以的,Fesenko是到了猶他以後才開始學開車、考駕照,而且據他本人說法他開得很爛,「像個老頭一樣」,那怎麼辦呢?因此出入都有專屬司機服務,他的司機不是別人,正是年薪一千四百萬的爵士最高薪球員Andrei Kirilenko。這事本來也沒多少人知道,是有一回記者會,Fesenko講著講著突然說他今天不能待太久,因為他的司機在等他,一問之下才知原來他的司機來頭不小。
 
這哥倆好的寶事還不只如此,有回練習Fesenko請假缺席了,一問之下原來是食物中毒,再問之下才知原來是跟Kirilenko去吃壽司搞的,不過Kirilenko卻沒事。
 
在比賽前,球員更衣室總會固定設置攝影機補捉球員動態,不過從來不曾有球員去搭理他,大家總是自顧自做自己的事。唯有Fesenko,在走過攝影機時總會對鏡頭咧嘴大笑,或乾脆一手圈住Kirilenko,熱情地在鏡頭前玩耍。


 當然,這位來自烏克蘭鄉下的淳樸年輕人,來到美國肯定是有很多地方鬧天兵,爵士總教練Sloan的說法是「他就像是從一個世界換到另一個世界」,而Fess本人的說法則是他「被卡在兩個世界中間」。據說他在訓練營的第一天就被Sloan教練的震撼教育給嚇傻了,光是盯他「隨時注意把衣服紮在褲子裡」就夠他受的了。
 
還有一回練球,這應該是發生他剛來美國不久之事,Fesenko狀況特佳,屢屢繞過防守者空切到籃下,製造出許多空中接力的好機會,但怎奈持球隊友的球從來不曾送過來過,搞到後來Fesenko火了,直接跑到教練旁邊跟教練說:「你是在睡覺喔?還是你根本沒有在看場上狀況?」不過那位「教練」沒有理他。後來他經紀人跟他說,那人不是教練,是前NBA球星Ron Harper,然後他的經紀人補了一句話:「從來沒有人跟Ron Harper這樣說話過。他得的冠軍戒指比你身上的胎記還多。」


在正式比賽的某一天,爵士到洛杉磯對戰地主湖人隊,因為一隊一場比賽只能登錄12人,所以Fesenko當天並未著球衣,而是在場邊觀看。賽前他的隊友們出場進行一些投射練習,Fess也想看,只見他大搖大擺地穿越球場,一屁股坐在湖人隊總教練Phil Jackson的專用椅上,Jackson的專用椅很好認,因為它比旁邊所有椅子都高,爵士另一名新秀Almond企圖把他拉下來,不過他不為所動。
 
所以看這Fesenko跟湖人隊也真是有緣,生涯搞笑代表作是對湖人發生,生涯第一次上場(而且表現不錯)的對手也是湖人隊。他是隊上歡笑的來源,也是球隊中鋒位置上未來的希望,因此在這邊將他放在爵士隊四位歐洲球員、「四色歐洲拼盤」、的開胃第一道菜。
 
下一回,我們將來聊聊俄國的Kirilenko與土耳其的Okur、這兩位皆能獨當一面的大將彼此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全站熱搜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