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雖然說的都是爵士隊企圖在「得分後衛」位置上安插「射手」的努力,但從爵士陣中「非得分後衛的射手」以及「非射手的得分後衛」皆打出不錯表現之後,我們可以看出爵士這方面的傳統已經到了必須換個思維來重新審視的階段。
 


事實上,在Sloan將爵士系統不斷微調兼多方嘗試之後,光用「射手」、甚至光用「得分後衛」去看待爵士隊側翼方的任務編組是不夠精確的。比方說像上一篇文章提到的Ronnie Brewer這類打法的球員,理應可在爵士隊找到他的角色定位。因為在今日的爵士隊,所謂「側翼方的任務編組」是有辦法容納各式各樣的球風類型的。
 
        目前這個組內已經有了善於傳導球風開放的Andrei Kirilenko、硬派紮實把籃球當美式足球打的Matt Harpring、還有佔據一般概念上所謂的功能性射手的Gordan Giricek等等。不過這個側翼方的任務編組又是另一個話題了,以後有機會再說。


 
繞了一大圈,現在再把焦點回到「射手傳統」之上。從以上描述我們已經知道,爵士隊目前已經存在射手,而爵士隊的得分後衛事實上不是非射手不可。只不過有個射手在陣,往往能使球隊戰術活絡,攻擊更有效率罷了;但聯盟裡哪個球隊不是這樣呢?又不僅限爵士如此。
 
說到底,射手在爵士隊獨特的重要性還是在於、他能夠利用自身的射術而使得全隊的得分更加有效率有把握。
 
        不過,關於這點,更妥當的說法應是:爵士隊「側翼方的任務編組」必須要能夠利用自身的「長處」而使全隊的的得分更加有效率有把握。因此重點應該是他輔助性質的「任務」本身,而不是該球員的「類型」。亦即,如果你是個射手,你可能會很有本錢做好這個任務,但不代表只有射手才能做好這個任務。

 
只不過,當年Hornacek以射手之極緻,把這個任務完成得太漂亮了,立下了令人印象深刻到難以動搖的典範,所以才陷入「只有射手才能完成爵士體系的戰術任務」乃至於「爵士隊得分後衛必須是射手」的循環迷思,事實上,這樣整個是本末倒置了。
 
        再回到標題所說的「爵士射手傳統」。你問那麼爵士到底有沒有所謂的射手傳統?我認為這當然還是有的,就像爵士控衛傳統與大前鋒傳統一樣,典範就樹立在那邊,要後人不因此而產生發想,也著實違背人性。因此這些個傳統、或者改說「傳承」好了,當然是存在的,只要這支球隊繼續存在,如此這般的比較與追尋就會永遠存在。我想說的只是,我們不要被「典範」給限制住了,典範所代表的是某種可能性的最佳表現,但並不一定就是最佳表現的唯一可能。

 
如果您也認同這一點,那麼從此刻開始我們審視爵士射手傳統的眼光就可以開始變得寬厚了,心情也可以變得輕鬆了,而看球的樂趣,也就因此出來了。
 
        如果真的要關注爵士射手傳統如何繼續,我這邊倒是建議可以稍微注意一下今年(2007年)爵士隊第一輪第25順位選進來的新人Morris Almond。

 
爵士隊早在去年選秀前就注意這名球員了,爵士還是去年第一支找他進行選秀前測試的球隊,不過最後他認為自己行情不佳,選擇返回大學籃壇再打一年。而今年,他挾著被評為2007梯次最佳射手的威勢,再度投入選秀。
 
何謂2007梯次最佳射手的威勢?他大學最後一年的平均得分是大學籃壇第三高的,換算成上場時間的效率之後、是最高的。他每一次持球平均能得0.85分,是大學籃壇第二名。
 
此外在同梯次的所有得分後衛當中,他三分球命中率最高。EFF(為NBA當局用總體數據來評量一名球員效率的統計項目)最高。PER(也是一種效率指標,為John Hollinger所發明)最高。勝利分數(也是一種效率指標,由David Berri所發明)也還是最高。
 
        真實命中率(一種評價投籃選擇是否夠聰明的指標,也由John Hollinger發明)排名第三。而更難能可貴的是他罰球與投籃次數比也是最高!這顯示了他不但是當屆最有效率的射手,還顯示他並非只能在外線生存,他竟也是當屆得分後衛球員中最會賺取罰球機會的!

 
於是果然此一時也彼一時也,這次Almond挾此威勢進入選秀,全聯盟有將近三分之二的球隊都邀他前去測試,而其中對他最感興趣的自然就是爵士了。不可思議的是,他對爵士似乎也情有獨鐘。他說他把來爵士隊測試的這天從月曆上特別標示出來,他還說他是爵士隊長Matt Harpring的球迷(Harpring大學時代在亞特蘭大度過,而Almond是亞特蘭大人士),甚至在他去見經紀人的時候都穿著爵士隊的T恤。
 
在選秀當日,隨著選秀的進行,在爵士隊主球館參觀選秀實況轉播的鹽湖城鄉親們也越來越亢奮,畢竟幾乎全世界都知道爵士想選Almond,而Almond卻硬是一路留到25順位竟然還沒人選!
 
       當輪到爵士時,球館觀眾一陣鼓譟「選Almond、選Almond」的呼喊不絕於耳,而當NBA總裁David Stern正式宣布爵士隊他們用第25順位選了來自萊斯大學的後衛Morris Almond之後,鹽湖城主場更是歡聲雷動。

 
選秀,能玩到這樣的地步也算真不容易了,或許這也正顯示了,所謂的爵士射手傳統,其實一直是普世爵士迷內心深處隱隱關懷的角落啊!
 
不過說到底,Almond還尚未為爵士出戰過任何一場正式比賽(倒是在夏季聯賽表現不錯,不過那做不得準),進入真正的NBA戰場之後會怎麼樣、誰也不知。然而他身為一個標準的射手類型,應該已是無庸置。
 
        下一步,就是等正式球季開始後、看看他如何理解爵士隊的系統、如何學習將他的技術應用在爵士系統的戰略任務上了。而這,也將會成為「爵士射手傳統」這永恆有趣的話題當中、最新也最值得觀察的篇章。

    全站熱搜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