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三月,Kirilenko與Sloan曾短暫地透過媒體放話表示不合,但很快地又各退一步讓事情消弭於無形。

這東西在當時看來,還真是和氣到近乎作秀的一段小插曲;但是放在今天重新審視,則會冷汗直流地發現這兩人根本是各說各話,表面是各退一步給對方一個臺階下就算落幕,但實際上這樣透過媒體放話兩人其實根本沒溝通到!

        Kirilenko在那時起就對Sloan的風格以及自己在球隊的地位有所疑慮了,而Sloan則是廿年如一日地以良善的動機與雷霆的手段來砥礪球員;這兩人莫名其妙地點到為止,一板一眼的Sloan自認問心無愧,而纖細敏感的Kirilenko卻在不自覺間於內心深處打了一個結。
 
不過附帶一提,在這山雨欲來的球季,Kirilenko還是有劃時代的優異表現的。
 
2006年1月,他再度完成了「5x5」的全能壯舉----事實上,應該說是「5x6」:14分、8籃板、9助攻、7火鍋、6抄截!
 
而在兩個禮拜之後,則以18分、16籃板、11助攻締造了其生涯首次的「大三元」。這,也是爵士隊自1999年5月Karl Malone的29分、12籃板、10助攻以來、首次的大三元。換言之,爵士隊在這七年530場比賽中未曾出過大三元紀錄,這項漫長的不光彩紀錄,也是NBA史上第一。


時間跳到隔年,就是最近的2006~2007球季,整個爵士系統的運行突然開了竅似的合榫,極其順利地上了軌道,而這倒是證明了Sloan的堅持不是沒有道理:只要他養出了合適的人選去跑他那精心設計的系統,爵士隊是可以永保競爭力的!但是,這套系統極緻化的另一面意義,就是使得不適應這套系統的人更有了理由沉淪。
 
其實,Kirilenko是真的那麼不適合這套系統嗎?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他只是尚未體認到他的功能勢必被瓜分的事實,或者說他不甘於只被拿來做防守機器以及二次進攻的伏兵使用,他希望自己更全能、更突出、更重要,最好還要比他2003年進明星賽時更重要。
 
他這種上進的心態很好,但是他沒有考量到球隊的現實並為此做出調整,卻也實在是不太夠「專業」。(一個最好的例子:爵士隊長Harpring,角色調適得就非常棒,不論是在什麼時期、搭擋的隊友是誰,他永遠受尊敬、受信任、且能提供無法被取代的貢獻。)


話說回來,Kirilenko說爵士隊「沒有幫助他」實在是不夠中肯。Kirilenko說他希望能多參與進攻,而現實情況是進攻端有比更具把握度的選擇,例如Boozer與Okur,於是Kirilenko若要提升其在這方面的重要性,勢必要在得分把握性上與這兩人競爭。
 
為此,爵士不但盡心幫他,甚至幫到有點「作弊」的嫌疑:他們請來的是一代神射手、當時已經在太陽隊擔任行政工作的Jeff Hornacek回來指導Kirilenko的投籃,他們練了一整個夏天。Hornacek左看又看,認為Kirilenko的技術根本完全沒有問題,Kirilenko唯一的問題是在「心」。
 
這話說得實在很玄,當時也沒人知道這究竟該從哪裡下手,不過我們現在終於知道Hornacek意在何指了,Kirilenko的問題是在「心」,而且應該加一個字,是在他跟爵士隊的「心結」:
 
他口口聲聲說爵士沒幫他,原來他所謂的「幫他」是指球隊必須不由分說地重新以他為戰術的核心,而例子,便是2003年的明星賽、以其今年奪冠的俄國隊。但爵士隊不這麼認為,爵士隊認為你的地位應由你的實力在爭取,而不是由你的合約或身份來決定,你現在想當戰術核心,但事實上你不夠格。
 
但爵士不會因為你不夠格就不理你了,爵士反而請來高手調教他、希望他能練到「夠格」,而事實上他卻是練失敗了,所以沒有辦法當核心----而這也就是Sloan說的、他必須要讓所有的球員都知道他們的努力是為了什麼。


比方說當年爵士隊蜀中無大將的時候,Kirilenko確實是全隊在各方面都最強的,於是教練鼓勵他盡情發揮,這當然很合理啊!只是現在材料已經不同,而主事者當然要善用手中資源做最妥善的分配,總教練不就是負責這種事的嗎,有哪裡不對呢?
 
現在Deron組織得宜,所以當主控;Boozer低位無敵,所以當主攻;Okur外線最準,所以雖然是中鋒、仍投最多三分球;那麼Kirilenko協防一流,所以當主守,這有什麼不對嗎?一個好教練不就是該這樣做嗎?
 
再說句不客氣一點的,Kirilenko拿他在俄國隊的表現來說嘴,實在相當不具效度。俄國隊球員個別實力豈能跟爵士隊員比?Kirilenko在俄國隊,當然是獨一無二的超級神將啊,讓大將盡情發揮,這是一個好教練合理的安排啊!而若俄國隊教練Blatt真如Kirilenko所說的那麼好,那麼他來帶爵士隊,真真正正應該會做跟Sloan一模一樣的工作分配才對!
 
沒想到Kirilenko竟然一迷至斯、想不通到這種地步。不要說Kirilenko覺得自己委屈,要是Sloan順他的意,到頭來全爵士隊都會委屈啊!真搞成這樣、Sloan還要混嗎?他20年穩若泰山的總教練地位,會是以這樣的雙重標準加上混亂的資源分配換來的嗎?


總而言之事情走到06~07球季,接下來的發展大家都很清楚了。Kirilenko先在四月份再度發難一次,那次的份量已然不輕。有趣的是那次Sloan照例有樣學樣、透過媒體予以回應,而更有趣的是Sloan那次的說法與Hornacek對Kirilenko的評語相當一致:即Kirilenko的問題在「心」,而這個問題,只能靠他自己解決。
 
又是一個毫無效果的各說各話,但到底是避免了正面交鋒的醜態。Kirilenko說他不懂Sloan,但在那一回合倒是與Sloan展現了不錯的默契,他順著Sloan不著邊際的回應,巧妙地為大家找了臺階下,解救了差點吐血的廣大爵士迷。
 
說到底,那時的Kirilenko,還願意保持職業球員基本的專業素養,把話題導向「只要球隊贏球,他什麼都好」這邊做結,總算把「季後賽前夕,主將哭鼻子」的爛戲碼之傷害減到最低,關於這點,其實也不應吝惜給Kirilenko的肯定,他四月份出來放炮雖然令人傻眼,但他最後收尾收得漂亮,而且真的在季後賽表現較例行賽出色許多,單就此而言,確實不能不說他是個值得尊敬的優秀運動員,真的非常有運動精神,在最後關頭終於是把團隊擺在個人之上。


最後,時間再度走到Kirilenko率俄國隊於歐錦賽奪冠,然後一次撰文、一次專訪、一次比一次重地攻擊一路扶植他在NBA立足的爵士隊,同時也一次比一次狠地傷害曾經真心為他釐清問題、或者曾經無條件支持他的爵士球迷。
 
據他在訪問時的說法,他早在2006年就有了離隊的念頭,而在去年剛開季的時候,念頭又再度浮現,只是當時爵士隊一路連勝,運轉順利,他也就沒道理開口。
 
他就抱著這樣疑慮焦躁的心情,浮浮沉沉、三心兩意地度過了生涯迄今表現最差的一季。雖在季後賽一度收攝心神,專心致志,打出一點樣子,不過在西區冠軍賽遇到大強隊馬刺時終於還是「洩氣」了,從此一洩千里。直到歐錦賽得了冠軍回來,思前及後,做出了「換個環境救自己」的結論。
 
然後便是大家都知道的,他的發言不得其法,使得他的陳述變得像謾罵,使他的決心變得像仇恨,終於使得原本或許只是「不合」但還不至於「無解」的情況,演變為「拉不下臉來去解決」並且「解決也沒有意義」的僵局了。


目前最新消息是Kirilenko宣稱他會依合約規範,於10月1日前往爵士隊訓練營報到;而一般認為爵士隊至少要在訓練營與Kirilenko碰頭之後,才會對如何處理他的問題做出決定。於是目前這段時間可說是雙方的冷靜期,說不定還存在著中間插手暗盤的空間,但是雙方這暫時的寧靜終究只會是表面的,雙方實質的關係其實已經被Kirilenko堅決的辭意給破壞得體無完膚矣。
 
接下來該怎麼走,不只是考驗雙方的智慧,更是在考驗雙方理智面與情緒面的平衡程度。當然,關於這點我對Kirilenko是完全不抱希望了,他連日來的表現已經證明他是一個情緒總是跑在理智前的浪漫主義人物,這樣的人物,不適合談生意,不適合在商業掛帥的NBA生存,當然與講究紀律與強悍的爵士隊更是格格不入。
 
        所以Kirilenko其實說得沒錯,他說他再也不想做Sloan體系下的機器人,那麼我或許也可以這麼說,鹽湖城嚴峻的高山上,確實也不是他多愁善感的鬱金香該來的地方。這個美麗的錯誤,雖然真的美麗,但也許真的錯誤。     


        Kirilenko與爵士隊之間是有怎麼樣的故事在那頭等待結束,我不知道,我只能以一個無奈的爵士迷的身份對你說,這段Kirilenko與爵士隊既漫長又註定消逝無蹤、既短暫又充斥無數回憶的偶然邂逅啊,雖然可能還要好久才會落幕,但是本質上已經接近尾聲。
 
我唯一能夠再跟您說兩句關於Kirilenko的只有,我認為最後Kirilenko其實很有可能走不成,但我也真心認為他真的該走了。您莫怪我無情,我其實真的很不甘願這位跟了我們六年的老朋友最後竟是不歡而散,但我的看法是:爵士隊沒有了AK47、或許會很慘;但爵士迷們沒有了AK47,肯定會更爵士。

    全站熱搜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