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ilenko。他一個多禮拜前提出離隊宣言,引起喧然大波,不過美國時間9月30日的時候倒是依約來鹽湖城報到了,並且接受KSL第五頻道的訪問。


在這次的訪問中他的用語已經溫和許多,他解釋他並非著意攻擊教練Sloan,事實上他們非但沒有發生過衝突、他們在場下的關係也很好,他只是單純無法適應Sloan的管教方式與系統,這讓他的壓力非常大,他不希望時時刻刻都處在這種無止境的壓力中,於是希望能有換個環境的機會。
 
當然這個環境轉換可以是轉隊,也可以是球隊内部的調整。但不管怎麼樣、Kirilenko說、他都會盡他最大的努力來打球,不管他是到哪一支球隊、或是依然留在爵士、都一樣,只要他在場上,他就會盡其所能地打到最好。
 
這樣的宣言,聽起來真是讓人舒服多了,雖然說這並不能代表事情就此解決或落幕,但至少Kirilenko展現了足以被肯定的運動精神,光憑這一點,我們球迷或許可以稍稍心安了。


好,前面說了今夏爵士隊兩位渴望留隊、卻無法如願的受限自由球員Dee BrownRafael Araujo。那麼受限自由球員在沒有球隊開給他新合約的情況下、是否就只有失業、或是離開NBA遠赴海外重新來過一途呢?
 
其實也不然。事實上受限自由球員可以選擇「照本接受」母隊開給他的資格約。不過這個資格約的薪資非常低,前面說的Dee Brown只有一年25萬元,而CJ Miles因為順位較前且年資較深、故金額較高、但也只有一年94萬5610元。
 
而且這個資格約因為是非保障約,因此就算球員決定收下這約,球隊仍有權力在聯盟規定的時間以前(通常是在1月10日)中止這份約,到時候球員不但沒球打、沒錢拿、連想去海外打工都來不及了。

        而,就算球隊留你到最後,但到了明天夏天,該球員照規定一樣將再次成為受限自由球員,同樣的劣勢、同樣的煎熬又要再來一遍,這是何苦來哉!(請見附錄)


而以上這些,也就是今年夏天CJ Miles的困境。為此,他宣布拒絕參加今年的夏季的聯賽,理由是他為了贏得潛在的新合約、於是要避免受傷的風險、以圖獲得更好的身價與簽約機會。
 
不過這點,令爵士教練Sloan相當不悅,他十分不客氣地指出、任何人想要獲得好合約,唯一的關鍵永遠都是「實力」,而Miles實力不夠,更應把握任何能提升的機會,而整個夏天中,最合適的機會就是夏季聯賽,Milse竟然不來參加,令Sloan非常不能諒解。
 
Miles的經紀人、紐約佬Billy Ceisler,為了他這個客戶可以說是機關算盡。
 
首先讓Miles不參加夏季聯賽,恐怕就是他的主意,還舉了活塞隊的Amir Johnson與巫師隊的Andray Blanchet為例,說他們兩人也是受限自由球員,也沒有為母對出戰夏季聯賽啊!不過事實上這兩人不久之後就與母隊以更高的金額與更長的年份簽下了保證約,反倒是Miles始終乏人問津,這例子整個引喻失義。


除此之外,整個夏天就是不斷聽見這位經紀人在放話。起先是說有很多支球隊對Miles有興趣。不過有鹽湖城當地、與爵士球團內部消息靈通的記者Ross Siler向經紀人詢問「到底是哪些隊?」時,經紀人卻又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末了甚至不回電不回話。
 
而後則是改為放話說Milse的新合約「即將完成」,但同樣,究竟是要跟哪一隊完成、也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再後大概是真的沒辦法了,改由Miles親自出來表達他希望留在爵士隊的想法、說什麼他喜愛步調悠閒的鹽湖城,並且跟Deron、Boozer等等(主將)時常有聯絡什麼的。
 
不過很奇怪,既然那麼多隊要他、為什麼他還怕受傷?既然他有合約快要完成、為什麼始終沒完成?既然他那麼愛爵士、為什麼不為爵士出戰夏季聯賽?
 
他的態度,與在夏季聯賽拚命、被拋棄後還繼續服務球迷的Dee Brown簡直南轅北轍;甚至也比不上總是最早來練球、練到最晚才走的Araujo


不過就像俗話說的「烈女怕纏郎」,一皮天下無難事,這Miles一路死拖活賴,吃相難看,也給他耗到訓練營開幕,以資格約的身份隨隊練習。反倒是努力認真「人太好」的Dee與Araujo、因為「識相知趣」,最後只能黯然離開NBA到海外發展。
 
當然,其實Dee跟Araujo也可以像Miles一樣以資格約的身份參加訓練營,事實上在這兩人與海外球隊簽約前、爵士隊曾多次表示歡迎這兩人回來參加訓練營—

        —不過也沒有承諾給予新合約,整個就是一副吃定你的態度。而且他們在球隊的位置已經有新來的人手頂上,最後兩人都只好摸摸鼻子悻悻然離開。


最新消息,是爵士隊於臺灣時間10月2日與Miles重簽了合約,合約據說就是約等於今年六月球隊開給他的那份資格約,亦即一年94萬5千元。不過是完全保證約(註一),所以他不用怕在球季一半時被丟掉卻得不到補償了,但這樣一來,他理論上明年夏天合約到齊,就是完全自由球員了,所以他只是這一年的飯碗有著落,接下來他的NBA生涯究竟怎麼走,還是得看他這一年的造化。
 
註一:說Miles所簽者為完全保證約的消息,乃是出現在鹽湖城當地報紙上。爵士球團官方實則未公布此約詳情。
 
事實上任何一支NBA球隊要帶任何球員進入訓練營,都必須與之簽約。所以續簽Miles,只是允許他加入訓練營的必要的手續而已。而其它原本已經有保障約在身的球員那是不必說了,根據合約規範、他們「必須」參加訓練營,就像之前吵著離隊的Kirilenko、他與爵士合約仍在,因此時間到了,他還是乖乖地回來報到。


至於還有少數打算簽來「用用看」的球員們、則多半以低額的非保障約形式簽進。而NBA規定一支隊在正規賽季最多只能有15名球員,所以在訓練營領取非保障約的球員們莫不卯足全力,只為擠進這15人名單的窄門。但擠進窄門並不代表完事,還必須撐過1月10日「所有非保障約都自動轉為保障約」的門檻,才能真正算是這支球隊「實質上」的一份子。
 
(未完待續)

  附錄:

  關於保障約與受限自由的球員的問題,有網友布澤爾發言指正如下:

我在 http://members.cox.net/lmcoon/salarycap.htm 找到的資料和文中所提的似乎有點出入,例如:

  1.自動變為保障約是1/10
  2.RFA只有一年,一年後即為FA

  或許是我有誤解,想提出來請教一下。
 

  以下則是我本人的回應:


非常感謝您的指教,我看了一下您提供的網站,發現:

  1.自動變為保障約確實是在每年的1月10日後
  2.Miles就算今年繼續在爵士效力,但其聯盟的資歷還是在三年以下,所以明年6月30日前爵士如果再次提出qualifying offer,則他還是會成為RFA.


  另,因為布澤爾網友留言中所提供的網址過長,造成板面移位,為回復原板面,必須將布澤爾網友之留言刪除(然全文已刊錄於上),敬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tus 的頭像
Actus

「籃」色狂想 - Actus的猶他爵士樂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