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ilenko並不是第一個抱怨總教練Sloan的人,Sloan在每個年代幾乎都會遭到這樣的挑戰。而在Kirilenko剛加入爵士那段時間、隊友中對Sloan抱怨最力的,要屬來自英國的中鋒John Amaechi。 

他曾在休季期間透過英國媒體放話說,Sloan討厭他,只因為他很聰明,他有博士學位。他甚至還說Sloan曾經對他說過:「你恨白人,你恨美國人,只因你認為自己比其它人聰明。」Sloan本人則予以嚴詞否認:「我這輩子從沒說過這種話,也永遠不會這樣說。」。
 
事實上Amaechi在爵士最後一年,出賽50場,每場只得2分,且命中率只有31.4%。Sloan說他這樣的表現與這樣的說法,只是純粹不想待在爵士,於是以差勁的言談舉止逼迫球隊將他交易或釋出。
 
Amaechi還公開承認自己「對籃球沒有熱情」,並認為這是令Sloan厭惡他的主因,而他的說詞是,他認為籃球是很好的工作,但你要說你愛它到願意為它付出一切,未免太假。Sloan則說,Amaechi有種的話應該要在還是自由球員的時候這樣說,看會不會有人願意簽他!
 
事情還沒完,四年後,也就是今年二月,Amaechi出書宣稱自己是同性戀,並在書中說到在NBA時、球員常脫口便飆出歧視同性戀的字眼,更特別指明Sloan曾在公開場合用歧視同性戀的字眼公然予以諷刺。Sloan則說在他出書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同性戀,怎麼歧視?怎麼諷刺?


而從這個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件中,其實我們可以收到許多有趣的訊息與巧合。
 
例如,Kirilenko說Sloan常用過於嚴厲的、而容易令人帶有罪惡感的措詞來激勵球員,這話應該不假,而確實有曾經有球員非常受不了這一套。而Amaechi透過祖國的媒體放話,並在生涯表現最差之時提出交易難題,也與這次Kirilenko事件有異曲同工之妙。
 
更有甚者,Amaechi指控Sloan「討厭他是因為他太聰明」,而Kirilenko也曾經被隊友爆料說、其它NBA球員在賽前通常是透過聽音樂或打電動放鬆,而他本人則是「閱讀俄國文學名著」,甚至隊友都上場熱身了,他還窩在休息室繼續看。


而這,又不禁令人聯想到,前兩天,爵士現任當家控球後衛Deron Williams在接受媒體採訪、被問到關於Kirilenko事件時曾說:他非常希望Kirilenko下季能回來與他們一起打球,Kirilenko不論是身為球員或朋友,都令他非常喜愛,不過,Kirilenko確實必須再提升一下他對自己的要求,帶著良好的態度回來。
 
Deron還舉練習為例,他本人、還有Boozer、以及許多隊友總會在正規練習結束後額外多練個好一段時間,而其中又以想留隊但不得已離隊的Rafael Araujo為最勤。
 
反倒Kirilenko,總是第一個走的,這令Deron在實戰時、看見練球總是第一個走的Kirilenko以及身為隊長依然帶頭努力打拚的Harpring同時繞出空檔,他當然會選擇將球交給練得比較多的那個人。
 
當然,Deron沒把話說死,他隨後話鋒一轉,認為他身為隊上主控,下季他有一個主要責任就是幫助Kirilenko找回自信,想辦法讓Kirilenko在最適合的地方拿到球、云云。


不過,從Deron率先「反擊」的談話中可以看出,Kirilenko在球隊中的「鬱悶」看在隊友眼裡其實只是一種懈怠的「藉口」,縱使你在隊中有千般不快,但球隊以重金聘你,你卻消沉得讓隊友全看在眼裡,那到比賽關鍵時刻,又有誰會信任你呢?總教練Sloan不會,主控Deron也不會啊!而這樣一來,更令Kirilenko加倍鬱悶不平,而這加倍鬱悶不平看在教練與隊友眼中則更像個孬種,惡性循環下去,讓原本其實都還算有理的兩造,搞到你死我活難以解套了。
 
而從Deron的言談中其實不難可以看出,他之所以能在新人年被Sloan冰凍之後,觸底反彈,努力不懈,最後大放異彩,成為Sloan信任的紅人,乃是因為他的鬥性與韌性。Deron受Sloan責罵後會將之化為刺激自己向上的動力,而不是像自由奔放慣了的Kirilenko,對Sloan的責罵產生批判與抗拒,最後全面否定,終於誓不兩立。
 
所以說,Sloan的帶隊風格是非常有「力道」這是毫無疑問的,重點是那個「受力者」是選擇借力使力提升自己,或是心懷憤恨被此力擊沉。爵士隊史上,因這力道脫胎換骨的球員不計其數,然而就此被擊沉也不少。


除了Kirilenko以外,前面說的那個Amaechi也是一個,而且被擊沉得更窩囊。Kirilenko好歹曾經真正風光一把(所以很多人認為Kirilenko這次的放話太不中肯,為什麼待了六年、簽了大約、才出現這問題)(也於是Kirilenko這次的放話才會引起這麼軒然大波,畢竟明星球員說話,多少總有份量),但Amaechi始終是個無名之輩,連真正浮起來都沒有,就這樣沉下去了。
 
有趣的是,Amaechi在他出櫃的新書中曾經說過,他在爵士隊時完全沒有朋友,唯一一個親切對待他、讓他感覺人間還有一絲溫暖的,只有一個人,就是Andrei Kirilenko。
 
Kirilenko在俄羅斯CSKA隊效力時的背號是13號,其實他一直以來背號都是13,不過到了爵士隊,13號有人用了,而那人,正是這個Amaechi。
 
看到Kirilenko為新背號煩惱,也正是這個Amaechi、跑過來對Kirilenkoko說:你的家鄉不就是那舉世聞名的步槍「AK47」的出產地嗎?剛好你名字Andrei Kirilenko縮寫是AK,何不索性就用47號了?一舉話驚醒夢中人,從此爵士隊史上唯一一個背號47號的球員便於是誕生。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我們臺灣地區,球迷通常都暱稱Kirilenko為「AK」或「AK47」;倒是在鹽湖城當地、那邊的球迷比較喜歡叫他「kiri」;總之不管怎麼說,一個極富創意的綽號,兩個先後惹出爭議的球員,早在一開始,就這樣奇妙地連結在一起了。


2001~2002球季,也就是「AK」的新人球季,就已經82場全勤,其中還先發了40場,對一個低順位的爵士隊菜鳥球員來說,這樣的待遇可以算是「殊榮」了。
 
當然這樣的際遇也有一點運氣成份,在前幾篇「爵士射手傳統」中我們曾經說到,這一年爵士的先發得分後衛其實是由原職先發小前鋒的Bryon Russell來頂替,而這使得小前鋒的位置出現空檔,其中有一半的場次是由Donyell Marshall負責,不過Marshall整季因傷只出賽了58場,於是其它的場次,便交給了當時年僅20歲的Kirilenko處理。
 
那年,初生之犢不畏虎的AK47,頂著一頭龐克髮型,以燦爛的表情與矯健的身手在場上場下都獲取大量目光,還曾在首度面對剛剛復出的「爵士宿敵」Michael Jordan時,單場比賽毫不客氣敲了這位巨星兩火鍋,算是「象徵性地」報了爵士當年兩度於總決賽栽在Jordan及其公牛隊手下的一箭之仇。最終他以10.7分4.9籃板的成績入選年度新人第一隊。


不過那年爵士隊總體卻不甚如意,僅以44勝38差強人意的戰績擠進季後賽,第一輪遭遇的對手,很巧的又是國王隊。
 
遙想當初「縮水球季」爵士以3比2勉強勝過國王隊的那年,正是爵士以24順位選中Kirilenko的那年;而現在Kirilenko終於來報到了,卻被當年的「手下敗將」國王隊在第一輪就以3比1「輕騎過關」。爵士隊至此,暮氣已深,而戰力之衰退,亦已是路人皆知。這一年唯一的收獲,大概便只有這讓垂垂老矣的爵士隊注入一劑強心針的AK47吧!
 
隔年,爵士原本的先發小前鋒Donyell Marshall離隊,不過卻從七六人隊交易來了悍將Matt Harpring,這位Harpring星光不亮,但是球技紮實,球風強悍,與爵士隊的核心價值一拍即合,深受教練信賴,球迷喜愛,隊友尊敬,於是一來便立馬頂下先發小前鋒的位置,打得有板有眼,出賽78場,平均17.6分、6.6籃板,兩項數據均是隊上第二高,僅次於傳奇大前鋒Karl Malone,還一度成為最佳進步獎的熱門人選。


而因為Harpring的到來,Kirilenko被降為替補,但那時的他,開朗樂觀,正面積極,依然活力十足笑咪咪地過每一天、打每一場比賽,出賽80場,有69場是從板凳出發,但每場平均可上27.7分鐘,得12分、5.3籃板、2.2火鍋、1.5抄截。
 
於是他雖然得分不多,但是全能表現一覽無疑,抄截與火鍋、這兩項基本概念相去甚遠的數據,他卻能同時兼顧,並且兩項的總次數皆破百,一個替補球員有此表現,真是難能可貴,還一度成為年度最佳第六人的最佳人選。
 
不過,那一年爵士隊的亮點就僅止於此了,那年爵士戰績47勝35敗,較前一年進步三勝,但在季後第一輪又再度遇到國王隊,又再次被年富力強的國王隊羞辱,以4比1敗陣、淘汰。(從那年開始,季後賽第一輪也採用七戰四勝制)


而這場挫敗,使得合奏18年的爵士雙人祖終成絕響。傳奇控衛Stockton宣布退休,而傳奇大前鋒Malone在確定老搭擋退休無可挽回之後,決定以自由球員身份與湖人隊簽約。爵士隊終於失去了、他們習以為常到以為永遠不會失去的東西,他們現在失去的不只是兩個偉大球員,而是一段光榮的歷史、贏球的保證、以及永遠可以一拚的明天。
 
現在突然間什麼都沒有了。令人不禁想起當年東晉大將桓溫曾遇到一個年已過百的老漢,原來那老漢曾是諸葛亮手下的小吏,桓溫問老漢:「諸葛丞相今與誰比?」老漢答道:「葛公在時,亦不覺異;自葛公歿後,不見其比。」這長久以來的中堅力量猛然消失,爵士隊上下這才驚覺原來那年年被嫌老的爵士二老啊,竟然「正不見其比」!


那麼爵士隊是如何撐過這段風雨飄搖的「後馬史時代」呢?這我們下回再說。
 
(未完待續)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sirislai
  • Deron 這幾次的談話也引很大的迴響 可以看出他有很大的企圖心 但也遭到一些批評

    我覺得爵士隊是否太想要在看見史馬二世的再現 所以重心已不再AK身上

    但 AK 不是David Robison 而 Deron 也不是 Duncan 兩人有辦法再合作嗎
  • 我感覺Deron雖然企圖心很強,但不像是個有心機的人,
    他比較像是直來直往,口無遮攔.

    所以我認為重點還是在AK身.
    AK如果能把心結解開,回復以往身手,Deron沒理由不跟他好好合作.

    Actus 於 2007/09/28 14:57 回覆

  • Tonia
  • 剛剛逛去HC爵士邦時發現你的文章被轉了
    不過他們有經過你同意嗎@@?
  • 我昨天就看到啦~
    不過沒有問我同意欸!

    能找到這裡來,也真不容易了XD

    Actus 於 2007/09/28 23:19 回覆

  • sandy
  • pixnet站方通知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