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說到塞爾提克隊Loen Powe也是個打擋拆的能手。不過他慣用的擋拆手法,又與爵士隊常見的擋拆略有不同。


爵士的Deron與Boozer擋完後反倒是Boozer較常直接從中路突進,而Deron則往底線方向繞過去,這主要是因為爵士系統還是以把球送往內線長人為優先,讓Boozer往禁區要到位才是戰術首選。
 
另如果Deron要切,則與他單擋的長人通常會拆往高位的空檔,此時具外線能力的Okur的價值就展現出來了。總而言之在爵士比較少看到擋切之後兩個人分兩路走往籃下的畫面。
 
倒是這樣的畫面在太陽隊的Nash與Stoudemire身上十分常見,Stoudemire是機動性非常強的長人,而Nash在籃下亂軍中的短傳也很有一手,於是兩人兩路切往籃下後的搭配便非常精采有效率。


然而Powe雖然有與持球者分兩路共同切往籃下的靈活力,但一來其低位單打的能力還是不足,所以無法像Boozer那樣走中路獨當一面;二來他也欠缺那種像Stoudemire那樣在籃下接獲傳球後把球搞進的爆發力。所以他的擋拆較大成份是為持球切入的隊友幫襯,並趁對手被強力持球者吸去後卡位伺機爭搶進攻籃板。
 
這也就是為什麼對小牛那場比賽中上半場Ray Allen大殺四方,而下半場第三節末段後換Pierce發威的原因了。這兩個時段,都是Powe上來走高位檔拆並掩護跟進的套路。特別是下半場,好幾球Pierce殺進殺出,另一側都可以看到Powe積極跟進的身影,不過由於Pierce乃至於Allen本身的破壞力便已經夠強,所以Powe跟進歸跟進,卻當然不會是優先的出手選擇。


話雖如此,我們還是看得出來他這種上高位掩護後跟進的打法已經成為他在球隊生存的定位。
 
例如對小牛那場第二節剩九分十五秒時,他又跟Tony Allen來了一次類似的配合,Tony Allen的切入威脅性自然是不能跟Ray Allen或Pierce比,於是這次擋拆完之後的二路切進是以Tony Allen在籃下把球塞給Powe之後、Powe輕鬆上籃得分作收。
 
而Powe的積極跟進並不限於擋拆,同一場比賽第三節剩三十七秒時有一球,Powe展現他令人驚豔的球場空間概念。
 
只見他首先上到四十五度角三分線進來一步,控衛本作勢要傳球給他,後來臨時改變主意傳給躲在邊線的Pierce。Powe見狀順勢往前前一步替Pierce做單擋,Pierce順利走底線切入,Powe則「自動自發」走靠近罰球線那一路空手橫切。當Pierce走近籃下時發現角度快死,於是趕緊短傳給旁邊Powe。此時Powe當然又是一個漂亮的機會出來,可惜還是因為低位力量之不足,球沒有放進,而是以造成對手犯規作收。


然而從這個例子我們就可以看到,他的這種積極跟進的打法到了關鍵時期想必會是更加倍好用,難怪Rivers在他五犯了還捨不得換他下場。
 
第四節剩四分十一秒,塞爾提克與小牛打成86比86平手,熟悉的Powe上高位掩護持球者後分兩路切往籃下的套路又出現,這時持球者換成Rondo。Rondo選擇自己上籃,沒進,另一邊跟進的Powe的積極此時終於有了回報,「毫無意外」地拉下進攻籃板,補進兩分,在這緊張時刻為球隊取得關鍵領先。
 
而Powe的這種積極與靈活,與塞隊先發中鋒Perkins正好在兩個極端。


Perkins噸位夠,身板厚,而且低位動作非常紮實,他在低位接到與Powe類似的球時,常常能完成Powe應該做、但是做不出來的動作。但Perkins的不足在於他擋拆之後的切入還真是「慢」,常常來不及要到好位時機便已失去。光這一點就讓他跟持球者配合不易,如果遇到換防好一點的對手則這次擋切甚至可以說是白打了,更別提什麼兩線切入進攻籃板了。


對了附帶一提,在對小牛那場比賽的第二節還有一球令人印象深刻:控衛過半場後Powe首先上高位接應,控衛給Powe球後、做了一個「give and go」空切到底線,順便掩護二號球員繞出來到四十五度角,同一時間Powe也從高位自行沿著三分線運球,正好遇到繞出來的二號。Powe短傳給二號順勢做個單擋,二號持球運往弧頂方向,而Powe一個轉身拆開走底線到籃下,正好接獲二號一箭穿心的傳球,上籃。整個單邊小組的配合一氣呵成,賞心悅目,只可惜被對手犯規毀掉。
 
這一路球在外圍轉手的時候很有歐洲球隊例如西班牙國家隊後場掩護的風格,而Powe在四十五度角與二號球員會合後打的又是標準的長人擋切。這一個play可說是完美體現了他的靈活度以及紮實的擋人基本功。唯一美中不足的則還是前面說過的,他的低位能力稍微嫌弱,而且在攻籃下時會因為緊張而「想一下」,使得他雖然好用,但目前還難以成為可靠的低位武器。


綜合言之,Powe是個非常積極,勇於進入禁區尋找機會的球員,以他的靈活度、基本動作、與空間概念,也常常能夠給他開發出不錯的機會,只可惜他的低位技術有時並不足以讓他完成他所拉出來的機會,於是他如果拿來搭配切入高手會是非常好用的綠葉,但是無法成為獨當一面的低位球員則恐怕將會限制他的發展。


前面說了那麼多Powe露臉的部份,但其實他本季的路走得並不是很順。事實上他本季是直到最近幾場才擁有比較大量而固定的上場時間,從一月十八日對七六人的比賽出場了15分鐘開始,連續七場都出賽超過11分鐘,最近三場則都超過25分鐘。但在此之前,他被冰整場有之、上來跑個一兩分鐘龍套也有之,變動不可謂不大。
 
會有這樣的波動,應該還是與塞爾提克隊禁區人手的組成有關。撇開上場時間相對穩定的Scalabrine不提,在季初較受重用的禁區替補應該要算新簽下來的老將Pollard,Pollard實力雖已較顛峰期下降不少,但在聯盟打滾多年,經驗好歹無價。
 
而中期則是以今年第二輪的新人Glen Davis為主。Davis綽號「Big Baby」,六呎九吋的身高,卻有高達290磅的體重,也是一名相當討喜且具有個人特色的前鋒,與Powe相似的是、Davis的擋人掩護亦非常紮實,雖然靈活度遜色,但是他也非常積極,肯拚肯搶,猶如一台人肉坦克在低位衝撞,於是憑他這麼一大塊體積在禁區的把握性就硬是比Powe來得可靠些,也就逐漸得到總教練Rivers的愛了。


附帶一提,這位Glen Davis大學時期乃是SEC聯盟的年度最佳球員,於選秀前夕也曾被爵士隊找去測試,測試的結果倒是差強人意。因為鹽湖城高地稀薄的空氣對他這種初來乍到的人是個很大的負擔,他在事後訪問時說高山對他的影響是讓他感覺自己可以跑得比較快,但有些時候他也會感覺自己被自己的肺鎖住,於是咳嗽不止。
 
此外他還說自己與爵士隊的Boozer一樣,都是「放對王」(isolation gut):遇到小隻的對手他能用身材硬上,而遇大隻的對手他能繞過去吃。


扯遠了。說到底,這Powe對Davis的入隊不可能全無感覺。畢竟這兩人、一個二年級一個一年級,都打大前鋒,身高差一吋,Powe強在靈活但是低位威脅不足,Davis有點過重但往籃下一站氣勢驚人,相互競爭甚至於相互壓縮都是有可能的。
 
不過如果他們能把此等較勁化為成長的動力的話,卻是很有可能為塞爾提克隊建構出多采多姿的前場輪替陣容來的。塞隊現有的材料以及發展模式其實頗有令他們走向另一種形式的自給自足前場組合之勢態。此中關鍵,當然就是二年級生Leon Powe與一年級生Glen Davis的競爭與發展。
 
(未完待續)

Act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K
  • Powe跟Big Baby都有個新人最大的問題

    也就是不夠穩定.而且從Rivers這幾場的調度.有時候還真想不透他在想什麼.

    有時候給Powe上場,有時候是Big Baby.兩個人都沒有固定的上場時間.其實這對新人的發展感覺應該不是好事.而且等到KG回來時.這兩個人的時間應該會更難分配.

    現在我的感覺是.Rivers依照對方的對型來派出Powe或是Big Baby
  • 我本來也認為Rivers是看對方陣型決定擺Powe或Big Baby的.但又好像不是.
    像前陣子Big Baby得寵的時候一連上了好幾場滿多時間,
    而最近Powe得寵,Big Baby時間就瞬間少了,甚至還有坐整場板凳的.

    我感覺是他似乎看誰狀況好表現好就用誰,而比較沒有一個全盤的養成計劃.
    (況且這些新人也不會是什麼球隊基石,沒必要那樣練...)

    且說實在的,球隊現在的目標也不是養新人,也沒時間養,塞隊目標應該還是以盡快奪冠為導向,
    所以教練這樣做也無可厚非,只是這樣對新人比較不利就是了.

    Actus 於 2008/02/04 16:26 回覆